忘尘

圈(二)

白宇是个追求简单的人,下了戏穿着短裤拖鞋就勾着龙哥去了附近的烧烤摊,至于其他人。。。。。他们表示有事,很忙,改天再约。

朱一龙也只是笑了笑,拽着白宇的胳膊就出了门,再待下去保不住又有什么奇怪的话题出来。

 

夏天的烧烤摊总是热闹的,只不过是看大家下班时间能不能对的上而已。

白宇觉得今天自己挺幸运,空无一人,最适合幽会。咳咳,聚会。

 

朱一龙扭头看了他一眼,眉眼忍不住弯了起来,这个人明明热的要死,手倒是锲而不舍的一直搭在自己肩上,仿佛自己会跑了一样。

白宇可不想这么多,看着空无一人,立马拉着龙哥坐下,招呼老板先来几串,特意叮嘱加辣。

朱一龙张张嘴想说什么,却不忍心浪费白宇一番心意,这人八面玲珑的让人不忍拒绝。

朱一龙不喝酒,白宇也就没点酒,只是随手盛了两碗绿豆汤过来,还不忘放了一小勺子白糖进去,看的朱一龙忍不住笑出奶音,这人怎么这么可爱。

白宇眨眨眼笑了笑,推了推朱一龙那碗让他也尝尝。

朱一龙眼神闪了闪,珉珉唇没动,倒是盯着白宇手里的碗出神,一副小孩子渴望吃糖的表情。

没来由的白宇觉得耳根一热,扭扭头把碗推了过去。心里暗自懊恼,都是男人,喝一口怎么了?脸红个鬼!

朱一龙倒是笑了笑,端起来喝了一口,称赞了一下味道不错。

“真的?你喜欢?”白宇不确定的问了一遍,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觉得朱一龙太过谪仙,与这样的地边摊并不相配。

“真的。”朱一龙点点头。

白宇抖抖腿,对于这样的说法似乎很受用,惹得朱一龙都跟着笑起来。

 

朱一龙是看起来仙,又不是真的仙,所以在正儿八经吃起来以后倒是真的显得接地气不少,要不是做的对面,朱一龙绝对会遭到多次楼肩。

白宇吃的开心,和朱一龙也聊得开心,胡子拉碴倒也笑出来几分甜美,看的朱一龙柔了眉眼。这样的人,有几个人不想好好疼着。。。。

 

“来电了-来电了-”

白宇顿了顿,看着来电显示凭空生出来几分尴尬。瞧了瞧对面朱一龙的反应,白宇笑了笑开口“龙哥,我。。”

“去吧。”朱一龙依然笑的温润如玉,表情未曾有一丝不适,倒是白宇又多出来几丝烦躁和失落,这人真的是。。。

“那我一会回来。”

“好,”朱一龙点点头继续喝汤,垂下的眼眸判断不出任何喜怒哀乐。

 

白宇烦躁的抓了抓头发,拿着手机走远几分。冷冷的开口“有事吗?”

对方静默几秒钟而后才怯怯的开口”白宇,我错了,你别生气了好不好?”

抬脚踢了踢脚下的石子,白宇淡淡开口“我从开始就没有生气,只是不合适而已,没有谁对谁错。”

对方似乎有了几丝抽泣,无不显示出可怜,白宇却只觉得可悲,早知如此何必当初。

“白宇。最后一次了,原谅我吧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最后一次。。”

无奈的抓抓头发,白宇下意识的扭头朝着朱一龙的方向看了一眼,却直直撞进星辰大海。

没有多余的感情,也没有多少情绪藏在目光里,他只是淡淡的盯着白宇的背影出神。

似乎没有预料到白宇会突然转回来,朱一龙的身体出现一瞬间的僵硬,表情倒是没有几分尴尬。还下意识的微微一笑,直接笑的白宇没了脾气。

这个人啊。。。真的不知道怎么说好。

 

“白宇?”对面又叫了一声,把白宇的思绪拉了回来,眼睛却未曾离开过朱一龙的身影。

继而淡淡开口道“你我怎么也算时间挺久的了,我的性格你也知道,不到那个份上肯定不愿意伤你一分,现在闹成这样也没必要互相耽搁,你条件那么好,可以找个更好的,没必要在我这个小演员身上浪费时间。要是还想不通,可以出去走走,之前定的机票酒店都没退,正好给你换换心情。”

对面静默了一会,有些迟疑的开口“我听说你和朱一龙关系挺好是吗?”

“你听谁说的?”白宇皱眉,这眼线都到这儿来了?

“你当他是新人吗?这么有名气的人接一部擦边题材,你就不觉得奇怪?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他一向。。。”

‘我知道,他一向敬业且不歧视同性,可别的资本可不这么想。”

“.........”

“别说我没提醒,小心把自己套进去。”

白宇顿了顿,看了一眼远方的朱一龙,终究只是淡淡一笑说了声随便就挂了电话。

这个圈子本来就够复杂,要每天还想这么多东西早就给累死了。不管以后怎么样,他和龙哥现在很好就够了。

 

眼看着白宇过来,朱一龙主动给他盛了一万绿豆汤,照本宣科加了一勺白糖,推到了他的面前。精致的眉眼盛芳出最大的温柔,只字未提刚刚的的一切。

有些事,放在心里远比说出来有味道。

白宇咧嘴笑了笑,干脆搬着椅子去了朱一龙旁边,吵着闹着说朱一龙搞得绿豆汤更好喝,以后自己喝汤可就包给龙哥了。

朱一龙被他的耍宝逗得笑出奶音,却也没有半分不适,只是配合的点点头,权当应允了。

 

两个人回去就已经半夜,白宇洗完澡就把自己扔在沙发里走神。

对于很多事,他是真的不乐意把身边的人牵扯进来。刚刚虽然说的帅气干脆,可心里终究有那么几分担心,要是真的因为自己而害了龙哥。。。。那多不值当。。。。

 

“叮咚-叮咚-”

门铃的声音适时响起,打断了白宇的思绪抬头开了一眼时间,实在想不通谁大半夜来找自己。

想归想,白宇还是麻溜的套了意见外套就去开门,下面穿着大短裤倒也方便。

“来了来了。。谁。。龙哥?!”

白宇愣愣的看着门口的朱一龙当机,手脚呈现出一种随意的姿势摆放着,与他僵住的表情形成诡异的萌点。

朱一龙笑了笑,摇了摇手里东西。推着他的肩膀连人带东西一起带进门,还不忘随脚轻轻碰上了门。

白宇揉揉脸,深刻觉得自己玄幻了,这个大半夜闯进自己家门的男人竟然是来熬粥的?还自带焖烧杯。。。

“龙哥啊,你这是晚上没吃好吗?”大半夜熬什么粥啊。。。

“没有,挺好的。”

“那你这是?”

“怕太油腻,绿豆汤又太凉,这个天这么热,你半夜会闹胃。”

白宇愣了愣,恩?了一声,脑子难得转不过来弯。等反应过来后却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表情,所以这个人大半夜这么费心费力只是怕自己胃疼。。。。

张了张嘴,白宇还是没说出来什么,只是抱着杯子坐到朱一龙旁边看他折腾。时不时冒出来一个段子搞得朱一龙大笑,并伴随一句一点都不凶的你走开。

有些事,说谢谢太矫情,不如逗他开心来的实在。

圈(一)

私设,龙哥已经成名且有一定背景。

感谢提供脑洞 @非颜非真 


白宇自认自己是个纯的不能再纯的直男,还是个颜控,自然喜欢细腰臀圆的美女。但是........最近哪里好像不太一样,是盯着龙哥太久了?还是自己太皮了.....感觉最近的画风不太对啊。

 

不过话返回来说,朱一龙年轻貌美有资本,多少大佬、多金美女抢着要,能吸引自己的眼球倒也没什么奇怪的。真要说怪,只能说自己对这个人过分关注了。

朱一龙在娱乐圈沉浮十几年,早年间并不出名,但耐不住底子好,没几年就被大ip 看上一炮而红,听说还签约了一个很不错的经纪公司,资源团队都是一比一的好手。哪怕是前几年刚进娱乐圈的自己都有所耳闻、佩服的不行。

 

这次能够合作真的算的上机缘巧合,要不是原来的演员出了点问题,自己还真不一定有机会能够见到这位美人,真的是.....养眼的很。

莫名能够理解那些男粉的为爱躺下。

 

朱一龙一人饰演三角,戏份重也考验演技,看的白宇也是心痒难耐,真的很带感!可真要说和适度,沈巍一角真算的上为朱一龙量身打造,精华部分体现的淋漓尽致,每每对戏真的能从那双漂亮的眼睛中看出来太多太多东西。

 

李砚啃着面包悄悄靠近白宇,顺着他的目光定格在不远处的朱一龙身上,忍不住发出了笑音。这全组上下还真的是只有白宇能够准确无误的捕捉朱一龙的身影。用原著中的话说,便是,白宇目光所及之处必是朱一龙。

白宇扭头看了一眼看热闹的某人,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不知道为什么在他们眼里自己和  龙哥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一样,一个个笑的戏谑且欠揍。

“你在笑什么?”白宇没好气的问。

李砚愣了愣倒也没太在意,只是靠近白宇几分指了指朱一龙,答案不言而喻.

白宇摸了摸鼻子,咳了一下开口道“我在观察龙哥不行吗?怎么说龙哥都是前辈,值得我学的东西多了去了。”

“有道理.”李砚也不拆穿他,只是配合的点点表示赞同,嘴角的笑意却怎么压都压不下去,他突然明白白宇逗弄朱一龙的乐趣所在了。 

抬脚虚空的踹了一下,任由李砚躲开,这群人真的是看热闹不嫌事大。

 

 

朱一龙刚离开镜头就看到打闹的两个人,忍不住摇了摇头,白宇有时候真的和个孩子一样。

白宇见好就收,看着朱一龙过来,自然而然的往旁边挪了挪,给他留出来坐下的空缺。

“你们两个又怎么了?”朱一龙刚坐下就笑着问白宇,一点都不介意喝掉某个人递过来的半瓶水。

白宇踢踢腿,看了一眼朱一龙笑着开口“没事,就胡闹一会,调节氛围。天气这么热,大家都不说话,多闷啊”

朱一龙笑了笑倒也没说什么,真相是什么自己心里有数就好。

白宇摸摸鼻子嘿嘿笑了笑,勾住了朱一龙的肩膀,开口道“哎,龙哥,晚上去撸串呗。”

朱一龙扭头看了他一眼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别别扭扭的点了点头。

白宇见人答应了,笑容立马出现在脸上,双腿也不安分的抖动起来。

喜怒形于色,是朱一龙对白宇最直观的印象,也是白宇划分关系远近的直接标志。

拍了拍某人的头,朱一龙忍不住弯了嘴角,能接到这部剧真的是太好了。


我不会发链接🙃,谁来教教我。或者看我微博?

微博投票!看见卡!扩散![加油]

>年度盘点最受欢迎人气明星:http://t.cn/ELu997u

>内地最受欢迎人气明星:http://t.cn/ELu997k

>年度亚洲区最具人气明星:http://t.cn/ELu997B

>年度最具明星势力榜:http://t.cn/ELu99zP

>亚洲区年度最具人气明星:http://t.cn/ELu9971


来!
支持北北!

晚安~宝贝儿们


明天继续加油😇


补一个婚礼。

日常里带过去了…

祝食用愉快

朱一龙和白宇的婚礼不出意外的在冰岛举行,亲朋好友欢聚一堂,但细细数下来倒也没几个。

彭漂亮,翟博士和陈伟栋老师是在准备中期去的冰岛。当然了,不是自愿,是被迫…

你能想象那个平时温文尔雅的男人面带微笑的和你说着威胁的话?还是能受得了他用那双卡姿兰大眼睛不灵不灵的瞪着你……

对不起,他们都接受不来。

所以也就只能心甘情愿(逼良为娼)的到了冰岛开始给婚礼准备帮忙。

不过好在几个人的适应能力不错,从刚开始的拒绝到现在的接受不过短短两天时间。

甚至还乐在其中。

朱一龙皱着眉看着跟着白宇胡闹的两个人一阵无语,旁边的伟栋老师倒是笑的憨厚的拍拍自家老友的肩膀让他稍安勿躁。

婚礼嘛,热闹点自然是好的。

两边的父母提前一些周才从旅行地回来,带着制作精良的两套西装和礼物。

白宇白天在现场闹够了,晚上就特别乖巧的坐在沙发上发呆,任由朱一龙在旁边整整拍拍,顺便把自己搬来搬去,要是无聊了,白宇还会挂着自家龙哥不下来。搞的好几次都被突然进来的父母搞的气氛尴尬,老脸一红。

朱一龙也不在意,除了私底下和父母商量以后进来敲敲门以外,倒是没想过要阻止白宇,反正自己也受益。

白宇蹭了蹭自家龙哥的脖颈,鼻腔里发出来淡淡的叹息声,特别像一只满足的小狗狗,惹人怜爱。

朱一龙拍拍他,让他下来,自己得先把床铺好。

“不要。”白宇果断拒绝。

“那你要怎么样?”朱一龙干脆放下被子,转身抱住撒娇的某人问道。

白宇也不说话,只是收紧手臂把人抱的更紧些,生怕跑了似的。

“小白?”

“嗯。”

“怎么了?”朱一龙扯了扯小孩的后颈,温柔的开口。

“没。”

“……”个鬼。“快说。”

白宇抬头看了看朱一龙,继而笑的眉眼弯弯,抱着朱一龙乱晃,就是不回答问题。

皱皱眉,朱一龙也只能放弃挣扎,白宇不想说的事,自己强求也强求不来。再说,自己也不爱强求白宇做什么,他开心才是最重要的。

既然小孩儿不愿意说,朱一龙干脆把人抱起来放在了沙发上,拍拍头让他安静一会儿,铺完床再闹。

白宇也听话,安静的坐在沙发上,只有眼睛跟着朱一龙晃来晃去,直到床铺好了才站起来走过去把人圈起来,隐隐还能听到那人满足的叹息。

朱一龙表示费解,最近的白宇真的很不对劲。

婚礼如期而至,朱一龙紧张的开始搓裤腿,白宇也被他带的一起搓,看的旁边的人一阵白眼,传染什么不好,非得传染这个。

许是觉得这样不好,朱一龙干脆握住了白宇的手开始揉揉捏捏,竟然比搓裤腿更容易缓解情绪,紧张感也消除几分。

白宇深吸几口气,回捏朱一龙的手指头让他安心。再紧张下去,一会儿红毯都走不下去。

他们同为男子,不存在父辈将一方交给另一方的必要,所以他们选择共同走完这段红毯,登上舞台,向所有人宣布,他们将成为彼此的余生。

朱一龙紧紧握着白宇的手,缓缓地走着这段不长的路程,脑子里却把前三十多年的事过了个遍,思来想去,能让自己弯起嘴角的好像只有这身侧人。

白宇侧头看了一眼朱一龙,笑的眉眼弯弯,极致温柔,更加用力握住那只为自己撑起一片天的手。

明明不大,却力大无穷。

结婚进行曲缓缓流淌,亲朋好友一路目送他们走完全程,登上高台,注视对方,深情款款。

朱妈妈拍了拍泪眼婆娑的白妈妈,眼里泪光闪现,这两个孩子啊,终于走到这一步…

司仪笑了笑,从旁边的助理手里拿过戒指递给两个人,开始那惯用的套词。

“朱一龙先生,你愿意接纳你对面的白宇先生陪你共度余生吗?无论是疾病或健康、贫穷或富裕、美貌或失色、顺利或失意,你都愿意爱他、安慰他、尊敬他、保护他、并愿意在你们一生之中对他永远忠心不变吗?”

朱一龙笑了笑,温柔的看着白宇开口道“我愿意。纵使天崩地裂,我都不会放开小白的手。”

“白宇先生,你愿意接纳你对面的朱一龙先生陪你共度余生吗?无论是疾病或健康、贫穷或富裕、美貌或失色、顺利或失意,你都愿意爱他、安慰他、尊敬他、保护他、并愿意在你们一生之中对他永远忠心不变吗?”

白宇握了握朱一龙的手,笑着开口“我愿意。此生,唯龙哥为爱。”

朱一龙低头笑了笑,压下心里的五味杂陈,从盒子里取出戒指,小心翼翼的套在了白宇的无名指上,郑重的仿佛在对待稀世珍宝。事毕,还动情的抬起白宇的手在那白嫩的手背上落下一吻。

白宇笑了笑,拿起戒指为自家哥哥带上,轻轻捏了捏那白嫩的手指,从司仪手里接过了话筒。

哑声开口道“我非常感谢大家的到来,来参加我和龙哥的婚礼。说实在的,我现在情绪挺复杂的,开心是肯定的开心,可更多的是满足。大家看着我和哥哥一路走过来,护着我们爱着我们。我真的…非常感谢大家。”

朱一龙抿抿唇,从白宇手里抽走话筒,轻轻吻了吻小孩的眼睛,握着他的手朝着在座的所有人鞠了一躬,感谢之意尽显。

两家父亲拍了拍已经开始落泪的妻子,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动。

以后的日子千万千万要好好的…

白宇红着眼眶看着朱一龙,手指不断收紧,嘴唇抿的死紧。

朱一龙笑了笑,深吸一口气,用着麦克风大喊一声“白宇!从今往后,我就是你的了!”

脑子里有那么一瞬间完全空白,白宇整个人处于蒙圈的状态下,朱一龙的话就像惊雷一样炸散了他的思维。

这个内敛的男人…竟然………

喊完似乎觉得不好意思,朱一龙还挠了挠后颈,笑的一脸纯良的看着白宇。

“哥哥”白宇哑着嗓子开口。

“我在。”朱一龙沉声回答。

白宇没有再接话只是咧着嘴任由眼泪往下掉。大喊道“朱一龙!我爱你!”

台下一片哗然,众人起哄开闹。

朱一龙只是笑了笑,把白宇抱进怀里轻拍其背,轻轻开口“我也爱你。余生多指教,我的小白”

白宇把脸埋进朱一龙的脖颈乱蹭,闷闷的开口“余生多指教…哥哥。”

八年相识,七年长跑。

你未曾放手,我未曾退却。

余生……

只有你…

还有人需要日常的文档吗~

需要的话私聊给我邮箱~


没有的话就算了……


再多问一句


你们有没有看过哪个太太写过婚后或者同居三十题之类的……


如果有我就不写了…


没有的话…

我就


发散脑洞写一下😂


幸运(朱一龙篇)

进山已经接近半月,平时除了拍摄就是彩排,出现在大家眼下的日子越来越少,见小白的日子也越来越少。却并不影响那个人把自己好好的放在心里,一尘不染。

今天是天猫的双十一狂欢夜,自己并未出席,也有了顺理成章观看小白的机会。

下了戏存着空档,打开手机看直播,另一个手机却好好的显露出和白宇的聊天界面,以防小孩儿突然发消息给自己。

伸手指在屏幕上摸了摸小孩儿的脸庞,朱一龙眉眼弯了弯,心里却随着歌词跌宕起伏。

是自己追的白宇,是自己先踏出这场感情的界限。拍摄时披着沈巍的外皮享受着赵云澜给予的爱慕和关心。私底下却用着朱一龙的身份靠近白宇,企图踏入他的生活,成为他人生的一部分。最后…受不住的也是自己…

自己曾经羡慕沈巍,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去爱赵云澜,享受着那份纯粹且深沉的感情。而自己…只能借着他人的身份陪着那个自己不想耽误的人。

“人理所当然的忘记”

“是谁风里雨里一直默默守护在原地。”

白宇并没有忘记,他只是心思细腻的将那份不能宣于口的感情深深的放在心里,哪怕是自己一再试探,一再前进,他也只是容忍着自己的胡闹。从未对自己说过半分重话。

而自己能做的,也只有默默的站在原地,等他回头,等他和自己一起坠入深渊……

“那陪我淋的雨”

“一幕幕都是你”

“一尘不染的真心。”

那个时候,白宇就在旁边的屋子里,自己淋着雨,身体发冷的颤抖,心里却也跟着发酸。那个人,怕是躲在屋子里百感交集,纠结的眉头都快蹙成一团了。

这个傻孩子,永远想的那么多……

“可我已失去为你泪流满面的权利”

怎么会呢,你想做任何事都有资格,都有权利。只不过是我看不得你掉眼泪啊~所以,乖乖的。你微笑的样子最好看。

我会一直一直在原地等你,等你愿意回头…哪怕只看我一眼,你就再也走不掉了。

“她会有多幸运。”

不,没有她,只有你。

不可替代,不能替代。

用手指轻轻拂过屏幕,朱一龙心里揪的生疼,他的小白…哭了……

等到白宇下了台,朱一龙也没了看直播的心情。

随手抽出一支烟点上,星星火光闪烁在那双被粉丝吹捧堪比明星的双眸中,有着说不出的压抑和悲伤。

他有时候也会迷茫,会看不清事情的走向和未来。在白宇这件事上是自己为数不多的一次不顾后果,也是第一次如此容忍一个人如此牵动自己的情绪。

镇魂拍完以后两个人默契的断了联系,自己也只能私底下看看他的微博,他的新剧,甚至会在朋友间主动提及白宇,哪怕是他人投来探究的目光时,自己也可以泰然处之的微笑。

他没有见不得光,他没有倒贴我,没有拖累我,他是我三十年来最大的幸运。他是不同的…

营业期过的很短,他们没日没夜的参加活动参加采访,自己也开始了光明正大的看着他,调侃他,任由他保护自己,而自己也乐的享受那一份亲昵。

许是被自己逼的狠了,最后妥协的还是他…虽然有些久,可是…他终究回头向我伸出了双手,任由我打乱他原本平静的生活。

白宇,你真的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劫数…

三支烟抽完,朱一龙卡着点给白宇打过去电话,听着小孩儿闷闷的声音,朱一龙心里也说不出的不舒服,自己的小孩儿,不该如此……

收拾行装,戴着帽子口罩就出了门,握了握手里的戒指项链,朱一龙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…可…为了他,也无妨。

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朱一龙终究是敲响了白宇的房门,看着对方的神情从呆愣到惊喜,心里悬着的石头终是落了地。

关门上锁,朱一龙任由白宇趴在自己肩膀上一口一个哥哥叫着,时不时还吸吸鼻子,奶声奶气的特别可爱。

抬手摸摸小孩儿的头发,朱一龙终于红了眼眶。吓得白宇一阵手忙脚乱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抓住胡乱给自己抹眼泪的小手,放在唇边落下一吻。朱一龙轻轻开口道“小白,你,就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,从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。没有她,只有你,除了你,我谁都不要。所以……千万放手,好不好?”

白宇抿抿唇,把人拉进怀里抱紧,泄愤一般的咬了一口朱一龙的脖颈,恶狠狠的开口道“你混蛋。”

可随后又忍不住软了语气“以后该拿你怎么办啊哥哥。”

笑了笑,朱一龙侧头吻了吻白宇的发顶,心里满足的发胀。

如何是好?

永不放手便好。

我要的不多,一个你,便好。

幸运(白宇篇)

台下灯光闪烁,自己的名字被千人同喊。白宇莫名紧张了起来,不是第一次登台,不是第一次唱歌,可这次却尤其的紧张。握了握话筒,深吸一口气,开了嗓子。

“可是我没有听见你的声音”

“认真呼唤我姓名。”

龙哥是个沉默的人,如果不是必须他可以很安静,隐匿的感情总是不易宣于口,反而总是喜欢用那双美腻的眼睛看着自己,将波涛汹涌的爱意覆盖自己全身。

“爱上你的时候还不懂感情”

“离别了才觉得刻苦铭心”

从开拍到结束,自己裹着赵云澜的外衣爱着沈巍,却在结束的那一瞬间逃的比任何人都快。那个时候的自己害怕看到龙哥,更害怕看到那双隐忍的双眸。每每对视,自己总是心跳漏半拍,甚至会有不顾一切跟着他吧的想法。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又会漏出胆怯。两个男人,还是公众人物…怎么能………

自己逃了,龙哥杀青自己没有出现,后续也没有再主动联系。全身心的投入工作,花费自己的全部精力,却还是没办法填补内心的那一份空缺。

自己想那个男人了…想的快疯了…

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……

“那为我淋的雨”

“一幕幕都是你”

“一尘不染的真心”

沈巍为了赵云澜冒雨求药,放下尊严,放下身份,跪着那一个凡人。自己当时就站在旁边的屋子里看着大雨下的龙哥,身体明明已经开始颤抖,却依旧跪的笔直。

赵云澜…你真的很幸运…

有一个沈巍为你不顾一切。那自己呢…是不是也可以不顾一切的去爱那个为自己付出真心的朱一龙。

“可我已经失去为你泪流满面的权利”

“但愿在我看不到的天际”

“你张开了双翼”

“遇见你的注定”

“她该有多幸运”

镇魂拍完,自己进组,龙哥进组,两个人就像默契的说了再见一样断了,联系。徒留自己回忆那三个月的美好。任由那个陪着自己吃饭的男人占据自己的心。偶尔还会调侃同学朋友,却在某个点上突然陷入沉默。

那个男人陪着自己装傻三个月,却又默契的消失不见,是不是…已经放弃了追寻自己。

这样也好…找个女孩儿,结婚生子…安稳的度过后半生才是…

鼻子酸了酸,泪水涌上了眼眶。白宇赶忙收了思绪。这首歌有点触景生情,情不自禁回想起那个夏天,那个现在距离自己千里的男人。

收了思绪,闭闭眼睛把剩下的歌词唱完,最后还不忘对着下面那群爱自己的人深鞠了一躬。

自己知道,台下的不仅有小宇宙,还有同时爱着自己和龙哥的双担。今天是镇魂回归的日子,是大家共同回家的日子。

谢谢你们,成就了我和龙哥…

下了活动,白宇就把自己扔在了酒店的床上。睁着眼睛看着房顶,抬手按压了一下左边狂跳不止的心跳。刚刚全程蹦着神经,疲惫和心跳都被脑神经隔绝在感知之外,现在静下来反而有着说不出的情绪在发酵。

龙哥会不会看到,他又会想什么…

“小白接电话了~接电话了~”

白宇愣了愣,被自己的电话铃声逗笑。这声音还是自己上次逗朱一龙让人给录的,虽然惹得居老师脸色一红还免费赠送白眼,可到底还是纵容着自己胡闹的。

“龙哥。”

“嗯。累不累?”

“不累啊,你呢,挖土累不累,哈哈哈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白宇忍忍笑终究还是继续笑了出来。

朱一龙也只能默默叹口气随他去。

“你唱的很好听。”

“那是,宇哥出马,必须的。”

“对对宇哥最帅!”

“没没没,开玩笑的龙哥最帅。”

“幼稚。”

“……你才幼稚。”

朱一龙低声笑了笑,醇厚的声音通过电流传到了白宇的耳朵里,也直击心脏,自家哥哥的声音真的好听到犯规啊。

“小白。”

“嗯嗯。”

“遇见你,是我最大的幸运。谢谢你做出陪我对抗世界的决定。”

“………”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,白宇抬头看了看房顶,企图让夺眶而出的眼泪重新流回眼里,却憋的心脏生疼。

朱一龙啊~真的是输给你了。

“哥哥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以前有没有担心我就那样放弃,逃走”

“有。可是,勇敢一点,总会有不一样的。”

“…你这个人真的很讨厌啊。”

“………”

“…可是谢谢你愿意停在原地等我。等我回头,等我…爱你。”

“所以我很幸运。”

“…笨”

“心甘情愿。”

谢谢你陪我风雨兼程,同甘共苦。这条路多难我心里清楚的很。可…你那么好,让我怎么舍得放手呢。

哥哥啊…你才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。

话说…大家不点❤不评论……


是嫌弃日常太长了是不是😂


我也觉得长,经常写一半就忘记,还得重新回去读……


不过,很快就要结束了~


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支持~


我会给日常一个非常非常完美的结局~